当前位置:揭西新闻 > 经济 > 正文

藏族巡山队员龙周才加: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

2019年05月06日 09:03 来源:网络整理 手机版

核心提示

藏族巡山队员龙周才加: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

  新华社西宁5月4日电(记者李琳海)面前这位皮肤黝黑的康巴汉子名叫龙周才加,是可可西里一名巡山队员。

  在无人区工作13年,作为三江源的儿子,他时刻倾听着血脉深处的马蹄声。无人区的沟壑里,留有他和巡山队员保护这片高原净土的足迹,以及他们无悔的青春。

  巡山,向可可西里致敬

  30岁的龙周才加出生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在家排行老三,是奶奶代青卓玛最疼爱的孙子。

  2006年,他远离家乡和亲人,来到千里之外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常年坚守在生态保护一线。

  龙周才加工作的可可西里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最高达到6860米,这片土地所在的三江源,拥有青藏高原上最密集的湖泊,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被誉为“中华水塔”。

  可可西里年平均气温低于0摄氏度,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摄氏度,氧气含量不足平原地区一半,这里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但独特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孕育出了独特的生物多样性。可可西里以230多种野生动物和202种野生植物的珍藏,成为世界上令人叹为观止的生物基因库。

  为了保护这些珍稀野生动植物,巡山成了队员们工作常态。

  “夏天沼泽泥泞,大河拦道;冬季冰封雪冻,哈气成霜,有时候我们连续几天睡不上一个囫囵觉,很多时候连续几天只能啃干馍喝冰水……”龙周才加说。

  在可可西里十多年风餐露宿、爬冰卧雪的保护工作将龙周才加打造成了一名坚韧而顽强的战士。

  “巡山的日子,就是将裤腰带系在脖子上孤独行走在无人区的日子;巡山的日子,就是每次进去,能不能出来都不知道的日子。”这是队员们经常说的一句话。

  龙周才加说:“三江源很远,玉树很远,我要用生命保护这片净土,用这样的方式向可可西里致敬。”

  青春,在无人区闪亮

  可可西里保存了藏羚羊完整生命周期的栖息地和各个自然过程的生动景象。每年夏天,来自三江源、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地区的数万只藏羚羊,沿着一条条生命通道,向可可西里腹地的太阳湖和卓乃湖附近集结产仔。

  2014年9月11日,让龙周才加一生难忘。那一天,可可西里管理局派出由7名队员组成的主力巡山队,从保护区北面的阿尔金山区域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开展专项巡山行动,沿太阳湖—马兰山—科考湖一带开展巡山行动。

  由于可可西里突遭降雪降温,导致巡山行程艰难,再加上受沿途沼泽影响,巡山队员累得精疲力尽,车辆也遭严重损坏。

  可可西里管理局在第一时间派出救援组,成员之一就有龙周才加。

  救援路上,他和队员们带得最多的是挂面。在可可西里,煮一包挂面都要用高压锅压10分钟。天冷时,很多藏族巡山队员想带点高热量的酥油,可是在寒冷的户外,酥油冻得像石头一样坚硬。

  “我和救援组队员前往保护区腹地开展救援,竭尽全力挖出了一条生路,历经12天的艰难跋涉,圆满完成了救援任务。”龙周才加说。

  如今,可可西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人们在青藏公路沿线随时都可以看到野生动物采食、嬉戏、活动的场景。

  “我们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正是我和队友们为之奋斗和期盼的。”龙周才加说。

  用责任建起文明之窗

  2017年7月7日,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可可西里成为青藏高原首个世界自然遗产地。

  作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可可西里管理处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肩头有了更多使命。

  索南达杰保护站作为可可西里的窗口保护站,常年会接待许多游客,帮助许多过往司乘人员。

  2017年7月24日,一辆车在109国道2967公里处发生交通事故, 龙周才加和队员们得知消息后,沿路寻找伤者,在最短时间内把伤者送到格尔木的医院。

  “我们现在身无分文,去医院怎么办啊?”伤者一路上还有疑虑。龙周才加说:“放心吧,我给你垫钱!”将伤者全部安顿好后,龙周才加才在夜色中离开格尔木。

  龙周才加的手机里有很多在野外工作的艰苦照片,但他怕被家人看到,相册特意设了密码。“因为家人知道我从事保护野生动物的事业,都为我骄傲,但其实,他们并不清楚我工作的艰辛。”龙周才加说。

  儿时的龙周才加喜欢跟着母亲在草原放牧,在他眼里,夏季的囊谦草原美得让人窒息。他说,那里有蓝天、白云,还有躺上去软绵绵的草地。“连续多个夏天,我都是在可可西里的巡山途中度过,我很怀念故乡的模样……”。

本文地址:http://www.net2asp.cn/jingji/20190506/212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